Verita

洗心问剑

16年上半年的我,在毕业之际慢慢对手账产生了好感,于是在毕业后大买一通各路手账本,和纸胶带和绘笔,结果到现在一本还没用完,胶带和笔则成了历史遗留问题(但是我依然很喜欢慕娜美的笔,以及金属质感的笔,以及白芯的笔),其间还买过非常漂亮的带有金色碎屑装饰的空白竖排字帖以及自带墨水的笔,然后被我十分顺利地写残了,于是只好收起来;最大的成就是圆满画完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明信片,刀剑乱舞里的角色鹤丸国永,并且留言署名送给了高中同学,比较有成就感的一件事XD

16年下半年的暑假,仍然对水彩兴趣十分浓厚的我“割肉”买下了一盒樱花18色固彩,迄今为止,18年了,我只用它试水了一次,连带着我的自来水笔一起封印在了小抽屉里;

17年初的寒假,飞机延误导致了一个小乌龙,在天津多待了一晚上,顺带认识了一个男孩子,然后后面又因为各种原因断了联系,假期很无聊,但是我对拼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继而继续兢兢业业地“割肉”买下了超过一百软妹币的拼豆大礼盒,在用附赠的可爱粉色小熨斗成功地把拼了小半会儿功夫的b站图标小电视熨残以后,我对拼豆那饱满的热情也在不知不觉中随着这一次的失败而告一段落,后来不知道落哪儿了,也提不起兴趣去找了,借口是反正拼豆豆子买太大了不方便做手工;

大一第二个学期,A了天刀的我又回归了一次(之前遇到不太开心的事情就A了),和以前的亲友相谈甚欢,拜了师,重新开始天刀生涯;

17年暑假之前去面基了一次,在天津和天津本地以及四川的三位天刀网友面基,感觉像做梦一样,大家人都挺好的,就是我白吃白喝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一起玩了一天多,住了一晚上青旅,他们要坐地铁去火车站去北京的时候,我就趁机开溜回去打天刀了

17年暑假索性什么也不干了,不知道怎么过去的,就把驾照考了出来,和堂姐去了趟上海,中途还闹了点现在看来无比好笑的小矛盾,大概最开心的还是买买买各种没什么实用性的小纪念品_(:з」∠)_以及拍了比较好看的风景照(大概)

18年寒假的时候,真的佛了,基本上除了隔三差五和老爹去电影院看几场热门电影,在医院实习了几天以后被老妈传染发烧然后附加社恐爆发就罢工不去,走过场似的在亲戚家拜年了七天(刷手机了七天)以外,没什么特殊收获,甚至同学会也正好在发烧好了没几天以后就没去,特别颓,也特别丧;

这个学期开学以后多次调整状态感觉日渐好转,重新拾回高中的兴趣——阅读脆皮鸭文学,顺带重新开始看起了火影相关,重新买了数位板,画了屈指可数的几张图,对上色依旧提不起兴趣(色感以及色彩搭配使我怀疑人生),买了字帖发现并不适合临摹,于是就看看上面的古诗词,重新找找以前背的诗的韵味,(其实还有几本道德经什么的节选),反复听霉霉和银临的专辑,试图摆脱音痴的BUFF,间歇性混吃等死地学习,偶尔下回全民K歌唱唱喜欢的古风曲和流行音乐,看大忽悠一边吃鸡一边“撩汉”,并一边看着日渐肿胀的小肚腩一边胡吃海塞,忧愁地希望今年暑假可以买一块瑜伽垫尽早开始我的健身生活。以及已经鸽了十年了古筝,希望可以早点买个校音器给它修一修,顺带没事的时候撩拨几下琴弦。

大概就今年而言,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是,我终于又开始写东西了,尽管只是些乱七八糟的日常而已XP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