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 æ®‹æ¬¡å“å­˜æ¡£æ‰“卡      

军事自治权下放是伊甸园管委会和联盟高层的一块逆鳞,他们只想把权力把握在少数人手中,便于更加精确地控制整个联盟的走向,而一旦下放,势必会造成分权,说话效力会大打折扣,他们不愿意让八个星系共享一杯羹,特别是空脑症人群集中难以用伊甸园管辖的混乱的第八星系,在他们眼中不配拥有军事自治权。第八星系只是一个造物者的笑话,是联盟繁荣的反衬。而为第八星系争取军事自治权的陆信,不仅触碰到了这一块逆鳞,还在无意中掌握了管委会忌惮颇深的“禁果”。

可笑而可悲的事实是,禁果是由管委会最先想出来的——出于为了监视伊甸园的所有人,却不希望自己被监视的私心。禁果由哈登博士研发实现成功,但是与此同时,哈登博士做出了超出管委会要求的行为,把它设计成了伊甸园无法抵御的致命创口,并悄无声息地在域外培植了一批反乌会成员以避免伊甸园的不可控事故发生。哈登博士的行为无疑引起了管委会的高度紧张,他注定不能在管委会的眼皮底下善终,于是他将这些托付给了自己的学生劳拉格登,自己则顺从地配合着管委会上演了一出意外身亡的遗憾“事故”。

作为反乌会的一份子,哈登博士的学生,劳拉格登虽然明面上为管委会从事着生物芯片研发的工作,却拥有着与导师同样的信仰,在发现禁果无法交托身边的人时,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深夜拜访陆信。     (伍尔夫元帅是反乌会幕后者之一,作为哈登博士青年时代的朋友,曾经被哈登博士无条件信任,主动将其加上了禁果使用者名单,本意是保护伍尔夫人身安全,避免伊甸园造成的意外),可实际上伍尔夫利用了反乌会利,来做那个和平背后的牺牲品,利用了禁果的便利来更精准地掌握联盟的命脉与走向。伍尔夫曾经深爱林格尔,然而林格尔最终成家立业与他擦肩而过,多年后他用林格尔的冷冻细胞培育并收养了林蔚,同时将陆信收为自己的学生,劳拉格登与林蔚政治联姻生下了林静恒和林静姝,劳拉格登是格登家族的认领的养女,作为格登家实验研究所的主要负责人,背后掌握了禁果与芯片技术——联盟高层私下企图用芯片技术与反乌会的彩虹病毒改造人体基因技术融合创造出一支超级人类军团,同时利用禁果技术使自身脱离伊甸园控制的同时监控这个乌托邦中“自由生活”着的人们)

陆信意外从劳拉格登手中接过的禁果技术令伊甸园管委会感到了威胁与恐惧,管委会认定陆信是潜在的隐患,禁果使他成为了不可控因素,不再完全是联盟的棋子。陆信作为昔日里在联盟中声名赫赫、一呼百应的上将,拥有众多簇拥者,有朝一日一旦利用禁果背叛联盟,便可以逍遥法外,为第八星系争取自治权下放也成为了可能,势必造成混乱,成为联盟巨大的威胁,因此,多虑多疑的伊甸园管委会一致认为应当除之而后快,于是捏造了大量罪名伪造了大量证据以挟持陆信本人,犯下了触及自由宣言和法律底线的不可饶恕的错误——“猎鬼行动”。

他们在公开这些罪名和证据的同时,暗中用伊甸园调节了诱发人们负面的情绪的激素水平,让人们对陆信的“背叛”义愤填膺、深信不疑,陆信如果不提前离开,迎接他的,是“公正”法庭上一致判决他罪不容赦的“民意”,而倘若陆信在此之前离开,又恰恰证明了他的“背叛”。

“他忠于联盟,为联盟出生入死,却发现他的老师、朋友、前辈们,都在鼓励别人使用伊甸园的时候,想方设法地屏蔽保护自己。”
“陆信毕生都在为每个公民追求自由平等,而这些人决定在全民陪审的时候判他有罪。”

两难之下,陆信依然选择了后者,无意中为第八星系和这个无药可救的联盟保留了最后一丝希望。

这场腥风血雨的袭来使得原本紧密联系的联盟内部渐渐随着政客与阴谋家相继浮出水面的谋划而产生无法弥补的罅隙,在乌托邦的地底深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而百年后,与陆信死因有关的秘密文件被就此公开,陆信曾经信任的部属被打上“叛逆”的烙印,伊甸园在人们眼中从理想生活的温床化作了如影随形的怪物,而公开秘密的人——林静姝践踏着脚下虚伪的“自由宣言”,向人们昭示着数百年来“和平自由”的假象,将禁果的存在公之于世,处心积虑地向世人阐释着伊甸园覆灭的背后的必然性,引起大片的恐慌,继而借机将矛头直指“死而复生”的林静恒,伍尔夫元帅为了平息内乱,势必会让林静恒再次“赴死”——再度以英雄的形象成为在七八星系的夹缝中(第六星系的行星上)徘徊了十六年的幽灵。

林静姝别有用心地搅动着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大局,激化着陆信的旧部以及联盟内部与各地中央军、海盗之间的矛盾,自己则冷眼旁观着这个风雨飘摇的世界,继续探究着母亲未竟的生物芯片工程,一边用半成品“鸦片”摧毁着联盟内部高层与民众的意志,一边用自相残杀瓦解着这个虚伪丑陋,磨牙吮血的乌托邦。她要消灭愚昧的“公义”,让咬牙和血咽下的仇怨贲张为无尽的深渊,埋葬被悲情可笑的英雄拯救的蝼蚁,用不可抗争的阶级划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层次,掐灭一切可能产生灾妄的欲望火苗——这就是她的复仇,她的答案。

而这,恰恰与陆信的信仰背道而驰。

🍂
白银要塞、联盟遭到海盗袭击,是联盟内部内通外患的结果。
林蔚的自杀让伍尔夫失去了最后的寄托,他不再信任伊甸园,选择与其彻底决裂。
伍尔夫一次次地犯下错误,又掩埋错误,却在行将就木的日子里幡然醒悟过来,过去的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制约着联盟的发展,让这个原本可以脱离乌托邦潜在风险的世界充满了矛盾与威胁,他所期待的和平,只有建立在各个星系相互制衡,权力均衡时,才会降临,而他从前所有的“努力”,只不过是在给自己,给少数人集权而已。“浑然不觉”已经成为了王艾伦大秘书长发言傀儡的他,终于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不再逃避——指派洛德联系林静恒,幸而为时不晚。
🍂
林静恒作为一个执掌白银十卫大权,特立独行而又无比傲气强硬的将军,在面对陆必行的时候,却把自己放在了无比卑微的位置上,一边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他们之间来之不易的感情,一边像预见未来一样地做着随时离去的准备。

因为在他内心深处,始终存着一份或多或少的惶惑不安——担心陆必行在知道自己是陆信儿子的下一刻,就会认为他是因为自己的这层微妙的身份、这副肖似故人的皮囊,而爱上自己的。

林静恒怀着这份不安一直逃避,无法直面陆必行,无法把话全然说出口,陆必行就像是悬在他心口的一把刀,也许会在不知多久之后的未来,带来令他甘之如饴的刺痛,无形涌向决堤的心房——“但他不会的,林静恒想,他对陆必行,只有一头不确定,有下限,没有上限。哪怕有一天,这场春梦醒来,陆必行新鲜够了,烦了他的无聊无趣。”

直至一场对于陆必行而言长达十六年的噩梦降临。

幸而,也正是这一场十六年的生离死别,让林静恒更加明白了这份感情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陆必行在他心中的位置比他曾经想象的还要重要。陆必行,是让他无论身在何处,深陷怎样的困境之中,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一定要回到身边的那个人。这份心意,是永不受缚于虚无的身份与皮囊的——它是早已刻入骨髓,注定行将伴随终生的爱。

“我活着就这么一个意义,不喜欢就可以不要吗?”

当十六年的钝痛渐渐随着时光消逝,无法重回的青春年华却始终烙着一份印记,让两人更加对彼此无所保留,自此灵魂交融,再无嫌隙。

评论(1)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