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2
打开yy,我悄悄窜进了帮派大厅,发现热闹得很,大厅里约摸五六个人开着麦,其中有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道:“你们看这个真武的脸,眼神迷离,是不是很好玩?”
帮主风间赞同道:“好像是有点。”

还有人甚至念起了诗:“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接着其他人也开始跟着起哄,于是莫名其妙地,我就多了一个“眼迷离”的绰号,导致后来大家都习惯了喊我眼迷离。

而最开始不理解这个称谓的我以为他们的意思是说我捏脸丑,于是我鼓起勇气开了麦:“你才眼迷离,你全家都眼迷离!”

然而这话一出,全场安静了几秒,接着那个年轻的声音又笑着说道:“你们听到有人说话了吗?怎么像蚊子叫。”  无奈之下,气急败坏却又怂里怂气的我闭了麦,直接退出了yy。

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嘲笑我的人叫听风。
这大概是我和他之间孽缘的开端,那张所谓双眼迷离的图,至今还存在我的手机里,是后来再遇时,他给我的。

听风和风间,一个是肉武,一个是力道武(真武不同的心法走向导致不同流派的产生),而刚刚回归的我,发现当时的世界频道总是喊着各种副本来爆炸输出,我大胆地在真武的禁区试探,练起了核武(输出极高但是脆皮,不适合pvp,只能pve),想着可以借机打工一波赚些银两,抱着这样的白日梦,我的核武越来越大只。

可惜好景不长,六月策划就开始改版,到了七月,副本新机制和职业副本输出改动,导致核武失去了一席之地,再也不能自由分配的团本导致了我打工生涯的结束和代打团的崛起。

而二哈恰恰就是代打团的一员。他是一只两百斤重的狗神威(开玩笑的),我们平时都喊他狗二哈,而我喜欢喊他胖二哈,而他则会傲娇般地哼道:“哼,你才胖,胖箫箫。”

二哈在我的印象里,真的很狗,但也很可爱。
他经常会喊我一起打本,和他们打本的日子里,我的pve手法精进了不少。

二哈的游戏情缘小瑾是个天香,他们那会儿已经在游戏里绑定了有一年多了,小瑾热爱多开小号打副本做日常赚银两,而二哈则精通副本,陪着小瑾孜孜不倦地打着副本,他们的背包里,常年都是一万金以上(当时金价比例大致为1:16)。

在我“失业”后,我就开始了自己的咸鱼生活,听风本想教我pvp,但发现我走了核武以后便不再干涉我,只偶尔教教我打本,有时候一时兴起教我几个连招,却只换来了一点唏嘘。我大概和真武这个职业没有什么缘分,换句话说,就是pvp手残。因为不了解其他职业的技能机制,又不勤加练习,同时还拥有被对面碰几下必死无疑的脆皮buff,pvp对我来说毫无游戏体验。

听风最经常对我念叨的一句话就是,我当初叫你别走核武,你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但其实我不后悔,要赖,就赖策划。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