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4
自从开红事件后,我和听风持续冷战了很久。然而某一天,当他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又像以前一样直接对我发出了组队邀请。

我犹豫再三,还是接了。

可我并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答复或是道歉,而是“一如往常”的一起做日常与打战场。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退了队,自己打论剑段位去了。

我总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有些话噎在心头,说不出口,说多了显得矫情,说过了显得斤斤计较,横竖都是错。

大概时间真的是解决问题的利器,渐渐地我在日复一日中淡忘了那次令我心碎不已的开红,又开始像个小跟班一样天天在他身边跳,把嘴皮磨得油嘴滑舌惹人生厌,还以为自己是只活泼跳脱,天真烂漫的小花猫。

越是风平浪静的日子,越是容易突发“意外”。
我像往常一样上线,顺手打开师徒面板看一眼师徒值,在面板打开的一瞬,我蒙了。
师父那一栏里,原本写着听风的游戏ID,可是现如今,却成了一片深蓝色的空白。

仿佛仅仅收徒半月不到,我又成了一个浪迹江湖的隐身人。是我又惹他厌烦了吗,亦或是...他后悔收我了?

我蔫蔫地打开好友列表,却发现听风已然在线,不等我发话,他却已经递来了私聊的消息弹窗。

怀瑾: “艹。 我今天想解除我的小号,结果解错解成你了。”

我对这件事颇有些耿耿于怀,师徒虽是形式,但对我而言也有些许意义,但还是想了个别的办法,我私聊他道:“那我把你拉到我的金兰里吧。”
他说:“好。”

我御风神行到了开封皇城,他紧随其后。
我们在开封皇城的曲水流觞边用礼券换了烟花棒与糖果,我打开女工面板做了十几个同心锁,把目标选择成他,一个一个地把背包里的礼物点掉,CD好了以后又如此往复循环,把好友度慢慢刷到了一千。

那天,我戴着相见欢的头饰,想来是乍见之欢;穿着抱春风的衣裳,想来是拥夏入怀;手执一柄长剑,想来是江湖年少;心捧一簇火花,想来是旧人入梦。

我发出金兰邀请,他点了确认,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师徒系统也就是多了几个拉人的CD,现在拉金兰也一样能拉他了。”我安慰自己道。

可我的内心深处却始终赘着一份不安与疑惑。
始终心怀芥蒂。

后来,我也问了他很多次,他都笑着告诉我,只是个误会,是他的错。可是后来当我也有了自己的徒弟,并在漫长等待后对他一直灰色的名字灰心失落决心解除师徒后,我意识到,解除师徒的那一瞬间,二次确认弹窗是会带着徒弟的游戏ID出现的。

TBC

评论(1)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