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5  牵丝引线,痴妄缠身

慢慢地,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我发现听风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他总是按着自己的步调做事,坚持着自己的观念,仿佛没有人能撼动他,没有人能改变他。

曾经风雨同舟的亲友们都说,他就像个贪玩的小孩,想在游戏里耀武扬威。可我始终把他放在平等的位置上,远远地看着他,偶尔希望他也能像这样看一看我。

时至今日,《牵丝戏》里有一句歌词始终令我印象深刻: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对任何我重视的人都做到这一点。直到我遇到一个人,他骗我,说对她情有独钟,只是情深缘浅。我好整以暇地陪着他,想等他度过那段漫长的时光再离开,以了师徒之谊。可是,他却在这段时光里,借着我的名头,对我的朋友花言巧语,仅仅与她分别半月,便有了新的情缘。我才惊觉,自己只是被他利用的那个人。明媚的是我,憔悴的,也是我。

后来,听风也对我说过一件关于他自己的事。

原来在他还叫听风的时候,曾经收过一个徒弟。那时,有一个小天香,在偶然中与他相见,加了好友之后,便开始在他身边成日地缠着他,让他收她为徒。迫于无奈,他答应了。

而余下的故事,是由我亲友的话和他的三言两语补齐的。
天香成了他的第一个徒弟以后,仿佛吃错了药,胆子越来越大。有一天,帮里的亲友甚至发现,她在世界频道开始无法无天地胡作非为。
她开始在世界和江湖上反复刷着对他的告白,仿佛要让整个服的人都知道,她喜欢听风。
但是听风一直保持了沉默。

大概是因为天香了解到了听风的家庭背景,贪于妄念,总想与他现实接触。有一次她从酒吧回来,喝醉了,但还是打开了游戏和yy,她在yy语音里边哭边对着他告白,说了一大堆心里话,而他不动声色。

而这样的一场笑话,终究是要结束的。后来,她真的跑去了听风的学校,去找他,想要一个结局,无论好坏。于是他见了她一面,吃完饭,也就散了场。

再后来,天香卖号了,虽然后来回来玩过,但是也仅仅坚持了几天,我曾见过她的。

我总觉得,我和听风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墙。
他不让我走过去,我也只是默默地望着那堵墙。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与他相处。于是我延续着以前的习惯,如何对亲友叽里呱啦地说游戏的所见所闻,就如何对他噼里啪啦地说近日的事情。那阵子,其实我的心情并不好。
2016年就认识的一个亲友,在一次次地自我追寻中又迷失了自己,开始自暴自弃。我劝他不要放弃,可是他还是走向了那个选择。郁闷使我想要找个人一吐为快,孰知世事难料,剪不断,理还乱—— 因为打开列表,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听风的游戏ID。

我忐忑地起了个头,把打在心底里的腹稿一遍一遍地确认后,开始说起了那个亲友的故事。可是不及我说完,一盆冷水就已经浇在了我的头上,我像个落汤鸡一样可笑地瑟瑟发抖起来。

“不要告诉我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不想听。”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