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7   风筝与海,醉梦千山

千山的一盆冷水确实让我清醒了不少,长眠于白日梦中的“睡美人”,终究还是变成了在寒冷冬夜中划灭最后一根火柴的小女孩。

白日梦醒,生活归于平淡。
上线,日常,战场,副本,下线,往复循环。
仿佛昨日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滑稽戏,我像个小丑一样哗众取宠,自顾自怜。

我要的轻剑快马,快意江湖,似乎从未存在过,而真正存在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暗潮汹涌的滔天波澜。

习惯了簇拥在人群里做个时而沉默时而跳脱的人,对我而言,上yy成了和玩天刀一样的粗茶淡饭。我习惯性地挂在二哈的yy房间,因为那里一直都是熟人的聚集地,兴许偶尔还能遇见好玩的陌生人——二哈和小瑾的人缘都很好。但是极偶尔地,也有不速之客的到来。

她叫朵儿。
某天我照常上线,打开yy,发现二哈的房间里多了一个黄马,正开着麦,不知缘何,我刚听到黄马的声音立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哎呦,千山~你陪我玩嘛,我们去打本好不好。”
“千山~ 我情缘都不陪我,你看看他这是什么德行,还是你对我好~”
女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并不好听,却还带着小女孩般的娇嗔意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千山却风雨不动安如山,仿佛直接忽略了那令人发指的娇嗔,只听到了核心内容,不紧不慢地应对道:“我还有事,你先玩吧,我有空再找你玩。”

于是朵儿赖在了这里。接连好几天,我都不敢开麦说话,只是默默地录下了她和千山的对话音频,传到了风雨同舟的群里,大家跟着起哄嬉笑,把这一切权当是个笑话。甚至有人编出了一段“诗”:
风筝有风,海豚有海,朵儿有山,这个备胎。

可我却没有把这件事完全当作笑话来看。
其实我一直看得出来,千山并不喜欢朵儿。只是迫于无奈,碍于面子,被她一直纠缠着,不好当面说清楚。一个联盟的人,一旦争吵起来,互相撕破脸,很有可能导致的就是一场内乱。

可我不想再看着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因为,这不恰恰也是一场笑话吗,而这次,千山成了那个被笑话的主角。

我承认我是个容易冲动的人,而这冲动容易变成他人手中的利器。我后悔我做了那件事,因为后来我发现,有些人并不值得我为之出头。

TBC

PS: 今日依旧双更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