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8   暗潮汹涌,暗箭伤人

自打朵儿出现后,我一直天真地以为只要远离那个yy房间,躲在自己帮派的小房间里就可以高枕无忧。毕竟她只是缠着千山,与我无关,我只是对她略有些厌恶和反感,有时会觉得千山不懂拒绝,太过懦弱了。

可我没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句话可不是平白得出的结论。并且,当我决心抛头颅洒热血,不计一切代价也要赶走这个聒噪的女人的时候,我彻底成了这场闹剧的牺牲品。

而我那些所谓的老熟人朋友,一个个都像怕事的老鼠,在事情发生前叽叽喳喳地哄闹着鼓动着我去做他们不敢尝试的事情,可事情真正发生后,他们却开始藏匿在角落里,窥视着这一切的发生与结束。

我反而成了他们眼中那个冲动易怒的魔鬼,因为自始至终,他们都觉得,这件事可以和平解决,可以正常收尾,是我搅乱了一切。

事情发生在5月18日的晚上。
那天我的心情异常的轻松愉悦,因为朵儿不在,我们一伙风雨同舟的老伙计又可以在二哈的yy小房间愉快地玩耍了。

这天晚上我刚好打完本,出了一颗价值不菲的金石头,便想着卖掉赚些银两。我跑到开封城的拍卖行一看价格,发现比平时低了一些,略有些不满,便想在世界频道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按照拍卖行的价格原价售出。这运气不碰不要紧,一碰就倒了大霉,因为买家不是别人,正是朵儿。

我本想好声好气地结束这场交易,可惜来者不善,自然难以好好谈完生意。
我打本所得的这块金石头的正常价格是1300银两,当天价格偏低,拍卖行只挂到了1000银两,而朵儿却狮子大开口,要价800银两。

“不卖。”我简短地做出了答复。
“那你开价多少?”她略有些轻蔑地回复道。
“起码1000银两。”我继续竭力保持冷静,想尽早结束交谈,因为心中早已有种呼之欲出的愤怒开始挣扎咆哮了起来。
她半晌没有回复,我以为到此为止了,便松了一口气,谁知,刚松完这口气没多久,她又莫名来了一句令我不知所云的话——“噢~,那你可以去拍卖行劫金了(售价低者优先售出规则)。”

我为这突如其来的答复烧断了脑中最后一丝理智,我试着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yy尽量保持平静地向浅辰、魅惑、听风等人征询道:“朵儿要买我的石头,可是她出价太低了,我不想卖,她居然还要嘲讽我,我想喷她了怎么办?”

“那就喷啊!”
“没事我们支持你。”
“她敢说你我们就说回去。”

这些话,三言两语间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我以为这就是朋友之间的互相帮助扶持,我以为我信对了人,我以为我所做的事不是鲁莽,而是为朋友做出的正确抉择——然而我真的错了。

“不买就不买,你还bb什么? 我就算把石头烂在包里也不会卖给你这种人,老阿姨一把年纪了有情缘了还想撩千山,恬不知耻!代表千山向你问好!” 我一鼓作气地把话说完,就把朵儿拉黑了,是为了防止滋生太多烦心的事端,也是因为我的私心。我再也不想听她对着我或者我的朋友说那些难听或是令人作呕的风言风语了。

可是事情总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没过几分钟,她就跑到了二哈的小房间,开始嘶声力竭地咆哮了起来,全然不顾自己之前在大家面前捏造出来的“嗲妹”形象:
“淮箫箫是谁!给我出来!千山是你什么人? 你会不会说话? 乱说话是要负责任的你知不知道?!”

“千山不是我什么人,是我朋友,你有情缘了还要撩他,把他当备胎? 他不想跟你玩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我手里有录音,你要不要让大家都来看看谁对谁错? ”
话未说完,我和朵儿都被人禁了言。
与我不同的是,朵儿直接跳了房间,转头和她的亲友嘤嘤嘤去了,而我还意犹未尽。

“箫箫,你冷静一下,说完也就过去了,反正照这样她以后也不会再来骚扰千山了。”
“我还先把她禁言了,让你多说了一分钟。”
听风和魅惑劝道。

我深呼吸了一会儿,感觉情绪总算是平复了一些,想着以后再也没有这样一个人来滋生烦扰了,便又开心了许多。

然而这开心也并没有持续多久。

突然,夜澜听雨的帮主“4.舞”找到我(那时我们都在一个联盟,只是我和亲友们不同帮),问了我大致的经过,我沉默着把朵儿之前撩千山的录音发给他听,他笑了笑,顺道感叹了几下千山的多情和软弱,就无奈地溜走了。
接着,权欲(联盟总管理)找到了我,意料之中的,他并不像“4.舞”那么通情达理。

“淮箫箫,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朵儿说话? 我有截图你可别赖账。”

“因为朵儿有情缘了还要来烦千山,我看不惯她,是她自己撞枪口上来的,截图里的内容我承认,我说的话我承担。” 我义正言辞地答道。

“你不是千山的情缘,也不是千山的绑定,你为什么要帮他? ”

“难道朋友之间就不可以互相帮衬吗? 还有明明是朵儿理亏,我有录音,浅辰也可以作证。”
我看了眼频道,发现浅辰就在下面的小房间里,权欲把她拉了上来,问她事情是否如我所言,她怔了片刻,才慢慢吞吞地答道:“是,是啊。”

这和我们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听风魅惑也不见了踪影。更别提千山本人了。

“那就是说,你不会选择道歉对吗? ”权欲继续温声质问道,但是话语里明显流露出几丝嘲笑的意味。

“对,我不会道歉。”我继续固执己见地回应道。

“那如果朵儿要在世界频道刷你,你不能回击她不能骂她,否则我会禁言你。”

“好。” 这就是对话的结尾。
我失望至极。

我本以为,朋友就是朋友,可是他们却让我发现,原来朋友还可以分为表面朋友和真正的朋友,可以分为可利用的朋友和真心相待的朋友。

听风说会帮我,可是他去和那些管理交涉,吃了哑巴亏以后,受了一肚子气,置我于不顾。

魅惑因为禁言朵儿,被朵儿的管理朋友骂的十分憋屈,把怨气撒在了我头上,慢慢开始疏远我。

浅辰像个透明人一样,说出那句“那就骂她”的时候明明那么轻松,如今却一言不发。

千山在事情发生后明明知道了,却只是在上锁的小房间和听风说了几句,便跑去打了游戏。

自始至终,承担完这一切的都是我。
我帮他们解决了一个麻烦,也害了我自己。
原来所谓风雨同舟,不过是一场大梦。

我突然觉得疲惫不堪,失落不已,于是没有一丝犹豫和留恋地打开QQ,退出了帮派群,换了帮。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