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9  少年愁,离恨楼

也许我们本就是两类人,却要强行捆绑在一起,这确实是一种不幸。

天刀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孤独本身。
从孤独开始,到孤独终了。
偏暗色调的背景,让整个江湖都看起来空落落的。我一个人神行到襄州无涯峰顶,看着苍茫的云海和落日余晖,颇有些梦里不知身是客的余韵。

这或许就是故事的结尾,又或许,是一场即将上演到风浪之巅的木偶戏。我是个提线的木偶,被提线人拉拉扯扯地走向又一个梦魇的入口。

我还在茫然中,无意间地一瞥屏幕右上角,对话的弹窗从长时间的寂静空白蓦然转变成了抖动的金色。

是听风吗 ?
当然不是。
他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人,只会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而已。

[ 小瑾瑾家的二哈 ]: 胖箫箫,你又怎么啦?
[ 淮箫箫 ]: 呸,你才胖,狗二哈。
我像往常一样打了招呼后,斟酌半晌,还是打算对二哈说出那件关于朵儿的事,
“二哈会理解我的。”我想。

[ 小瑾瑾家的二哈 ]:  嗨,你咋老摊上这种倒霉事呢。没事,别气了,他们也就是那种脾气,以后知道就好了,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别被人当枪使,绕过去。

[ 淮箫箫 ]: 绕过去? 我看到朋友被这样的人缠着,想去帮忙,难道有错吗? 明明是他们,一个个怂恿我,说了会拔刀相助,到头来两肋插刀!

我仍然在气头上,把话说的太狠,二哈沉默了一阵子。我以为他不会再回复我了,但隔了数分钟后,弹窗再次亮起了闪烁图标。

“因为这样的事情,到最后受伤的是你自己,你看这件事的受益者是谁?”

千山?
......
不对,我立马否决了这个念头。并不能因为他的逃避而以偏概全。可确实又好像真的有人因此获利,而我却并不知晓。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像如影随形的噩梦。

“这样的事情以后也只有你自己能明白,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下次千万记得,不要去做这样的事了,绕过去,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会自己解决。” 二哈依旧柔和地劝道。

“好吧,我懂了。” 我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这次是不是我被人利用了?”
我默默打开好友列表,对听风发了一条消息。

“是啊,所以下次别再做这种傻事了,我和魅惑都被对面管理骂了不少,没能来帮你,千山来过然后就走了,而且他也不好直接来掺和,可能确实让你受了点委屈,但是你以后别这样了。” 听风应道。

“嗯,我知道了。” 我愣了愣,关闭了弹窗。
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对听风道:“你拉我回群吧。”

TBC

字数视大纲而定啦,明天讲一件有关千山的小插曲,然后又要进入虐心环节了,高能预警~

评论(1)
热度(1)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