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13  风浪将至,风雨欲来

我一直是个直性子,有话直说,直来直往,从不遮遮掩掩,因此也特别讨厌那些说话拐弯抹角的人。这一点也导致了许多朋友对我产生了不小的误会,包括听风在内,觉得我天生暴脾气,不好相处,可实质上,我感觉自己很冤枉。

我的唐门朋友苏西曾经对我说:“箫箫,我以前是真的很怕你,pvp打不过你,说话也说不过你,总是理亏,但是现在我不怕你了!”
于是他又一次光荣地倒在了我的剑下。

我在他的尸体边转悠了两圈,弹琴把他拉了起来,他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然后摆出了大哭的pose......活像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我打本的时候,总有些焦灼,担心因为团队配合不过关而卡boss浪费不少时间。因而在被小怪或是boss打死的时候,总会不经意间说出几句不太中听的话语,其实,大部分还是跟听风学出来的。听风平时最爱嘲讽队友,我听得耳根难受了,却也学了不少,好的手法没学成,落了一身的毛病。

打战场也不外乎如此,虽然不会大惊小怪,但总是免不了不能自已地大呼小叫,对自己的死亡和队友的三脚猫功夫表示抗议。

直到有个人,第一次以一种所谓长辈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指责我道:“箫箫啊,女孩子不可以这么粗鲁的,你知道吗?”

那个人叫喵喵。
那时我只觉得莫名其妙。我和她并不相识,她却像早已熟知了我那般俯瞰着我。我有些反感。

后来听风私下告诉我,那是他和千山的师父,我才稍微释怀了些,打心底里,却并不能原谅她的肆意妄为。
我自16年6月来到凌云壁,10月初见听风,还从未听听风说起过有喵喵这么一个师父。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喵喵只是听风和千山名义上的师父,她来自一醉轩,而凌云壁,于2016年9月中旬,消逝于与一醉轩的合服中。

起初,我在yy听到喵喵的声音,第一反应是觉得她似乎人还不错,待人友善,挑不出什么毛病,感觉是个容易相处的人。我和听风去燕云缉拿,她也一同加入组队,我便邀请她抱情,把她搂在怀里,细瞧捏脸,感觉是个温婉的姑娘。

魅惑是个五毒代练,他从凌云壁开始师从五毒秦义绝,后来接管了小白的五毒号,玩得风生水起。我从未感觉他像是那种会找情缘的人。

可是后来,他突然和喵喵情缘了,这让我很不适应。听风千山和他算是交往颇深的朋友,喵喵和他情缘,多少让我觉得有些不安和不妥。

而这一点不安,近乎很快就成为了现实。

TBC

评论
热度(1)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