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于是今天破纪录奇迹般地三更了,我们明天见,依旧仍然是明天的玻璃渣,今天还是铺垫=w=

chapter 14   故技重施,梦魇来袭

闲来无聊时候,大家最爱的日常就是押镖,押镖顾名思义,就是找到对应NPC,接下货物,一行人驾着一辆马车一同前往任务指定的目的地,途中可能遇上一群劫匪NPC,击败他们抵达终点便能获得碎银或者银两。

(上文提到过的天下镖只在周六进行,可以一次获取大量货币,而普通押镖一次至多获取20左右的碎银或银两,视镖师的押镖选择而定,碎银不可流通,银两可流通,作为玩家之间的基本交易货币)

押镖时大部分路途都可以坐着闲聊,还可以利用游戏bug同时按弹琴选项和上车选项坐在镖车上弹琴奏曲。

那天午后,喵喵在yy喊人一起押镖,我、听风和魅惑便顺理成章地和她一道上了镖车。

魅惑那阵子应号主小白的请求,正忙着代购刷天赏,兑换出了价值不菲的白发。
(折合软妹币约三四千)

喵喵不知是不是一时兴起,居然也在押镖的同时把白发刷了出来。两个白发大佬让这辆破败的镖车登时蓬荜生辉。
“有钱真好。”我和听风同时感叹道。

而在那之后不久,不知怎的,魅惑就公开了和喵喵的所谓情缘关系。
然而这段情缘,并非所谓纸短情长,而是各取所需。

魅惑平时做五毒代练靠接单子赚了不少钱,有时也接天香的单子,便偶尔给喵喵发发红包,打打段位。喵喵也会适时地回赠一二。每次喵喵不在线,魅惑便会主动上她的号,帮她打论剑段位。很快,她便从飞剑段位爬升到了化境段位,魅惑分文未取。

好景不长,喵喵的白日梦破败在她露出的一点点狐狸尾巴里,也因为那件令她耿耿于怀的小事,听风和千山同她决裂了,我在偶然间知道这件事的同时,也因为朵儿事件前例在先,成了众矢之的,毫无预感的失望席卷而来,再次让我压抑到难以呼吸。

分明是寂静的夜晚,却让白日里沉睡的人惊醒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临到头来,便是一场空,临渊羡鱼,得鱼忘筌,古人诚不欺我。

那晚听风在群里不知和千山说着什么,语气中带着点烦躁,过了没多久,群里安静消停了片刻,看样子他们是去私聊了。平日听风性情尚佳,大不会摆出这种生气的样子来给人看到,我想,一定是出事了。

于是我悄悄地私聊他,想一探究竟。而同时,在我的内心深处,朵儿之前的事情又提醒着我,不要牵扯太深,点到即止。

于是我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试着问听风发生了什么。起初他很是警惕,缄默不言,后来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并且强调再三,千万不要告知他人,我点头答应,他便娓娓道来。

魅惑最近很是躁郁,因为喵喵很是缠人。
她总是跟他絮絮叨叨着一些所谓吐露衷肠的“心里话”,但魅惑并不想听那些有的没的。因为她一直在背后诋毁千山和听风,而他们都是他的朋友。

于是魅惑下意识地做了一个非常鲁莽的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千山和听风。
“她说你们两个不知感恩,老对我说她当初如何对你们好,如何给了你们多少银两和精贵的染料,你们却什么都没有回报过她,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可情况并非如此。实际上她经常找听风和千山打战场或是偶尔有事相求,分明和听风千山是表面师徒,和魅惑是表面情缘,却装得忠贞不二。她所表露出来的那套和善温柔,原是贪婪皮面上的一层伪装。

听风一气之下去找千山商量,于是千山也知道了这件事。
“我把钱给她了,然后说清楚了,以后不会再和她有什么瓜葛了。”听风简短地解释道。
“千山那边,他会解决,反正一码归一码,她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也和我们没关系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嗯。”我默默赞同道。
但这并不是有关喵喵的全部,我所知的,仅是冰山一角,却自以为了解了全部,跑去安慰和开解魅惑,我以为他并非所谓“外人”。
于是,我又犯了一个错。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