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端午放假结束后久违的更新! 依然是看心情,每周稳定3更,可能有5更(看心情)

chapter 16   多情累,终困局

当游戏慢慢成为习惯,习惯慢慢转变成依赖,玩游戏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将会成为被游戏玩弄的人,这是我亲眼所见,亦是我亲身经历。

我无谓地在天刀里肆意挥霍着时间,凝视着屏幕里道姑的挂机动作,一晃便是一下午,我想,我大概是有些魔怔了。

抬眼看了看时间,这是我给魅惑发完消息过后的第三个小时,我若有所感地随手点开了天刀的助手APP,消息提示果然接二连三地蹦了出来,我以为魅惑是想告诉我什么,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却当真让我哭笑不得。

“你以为你是谁? 我给你脸了?”
“喵喵的事情轮得着你来管?”
“不等我把话说完就看到你把我好友删了,还发那一长串话,我看都懒得看,我就问你,我给你脸了吗?你还没惹够事情,我的事要你管了?”

魅惑的责骂就像一盆冷水,浇熄了我心中最后一点零星的希望,他压根没有看我发给他的那段话,他以为我在针对他。

就像听风一样,永远听不懂,看不懂我在想什么,我想做什么。他们只是在乎自己而已。

我简略地回敬了魅惑两句,便把他拉黑了,顺带着把APP和游戏中与他们有关的一切一一清除。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该结束了,别再犹豫,别再回去,那些人并不值得你付出什么,是你的善良一直在害你,所以以后,没有必要了。

我以为行将到来的结局,就像一场疾风骤雨,来得快,结束得也快,可留下的痛苦,终究会在心里隐隐作痛,就像拔不尽的毒虫,深深扎根在那块空洞的心里,啃食着你仅有的一点理智和希望,我败给了自己。

“要来许愿吗,我今天挖蓝色玻璃瓶,挖到了一棵许愿树,准备种了。” 怔愣间,天香朋友柒魂给我发了一个弹窗消息,我故作轻松地答道:“好啊,你拉我吧。”
话音未落,柒魂便对我发送了一个金兰传送邀请,我适时地点了确定,到了开封一隅的树坑边。柒魂又喊了几个朋友来,然后便开动铲子,种下了许愿树。

许愿树种下后,会在世界自动公布位置信息,自然会有许多陌生人纷纷而至,为了许愿奖励而争得头破血流,这是一场网速的较量。

在这许许多多的陌生人中,我却看到了身后一个熟悉的ID,不知为何,我心中一凉。
不及我反应过来,UI界面便已经变成了一片灰色,诡异的童谣声轻轻地飘入我的耳朵,心脏鼓动的突突声让我的耳根慢慢发红起来,我憋着一口气,却不知该如何发作。

我被魅惑开红杀死了。

他究竟是一个多么分不清是非的人呢。
为什么我躲着他们,远离他们,却还是切不断这点微弱的联系,是他们不想,还是我自己太沉沦此道?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尽早离他们远远的,永远没有所谓的以后,也不要再遭遇所谓的萍水相逢拔刀相助,这不是江湖,倒像是个翻版的社会,形形色色的各路人,错综复杂,把心怀武侠热忱的人纷纷逐出了这个世界。

可能这就是天刀给我的答案。
后来,我又遇到了一次魅惑,这一次,在抬眼看到他的一刹那,我就跑得远远的,甚至动用了大轻功,因为我知道,对他而言,多说无益。

听风也是这样的。
我决心从万里杀的一个小帮派重回夜澜听雨,那里至少也许还有我信得过的人在,而我的心里,再无风雨同舟。

那只是个谎言而已。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