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18   时光沧海,久别重逢

航海季最流行的日常活动,自然是跑商,而跑商还有一个衍生的活动,可以让各位“船奴”在特定时间内赚取大量利润,那便是流行商品跑商。指定货物在某一岛屿内流行,在40-50分钟内前往指定海岛售出流行商品,成为“百万富翁”不是梦。整个世界频道的人都为之疯狂。

为了让跑商的商船速度获得提升,大家又在闲暇之余(流行商品未刷新的时间段)纷纷组起了船队,一同去广袤无垠的大海上狙击黑不溜秋的海盗船。海盗船一直像是无人驾驶的幽灵,不禁让我想起了加勒比海盗的片段。

虽然我的“入梦”已经可以扬帆起航了,但是尚未具备与海盗一战的能力,平日里连跑商都要到处躲着海盗船,以免沉船损失我为数不多的货物。

于是我打起了蹭船的主意。首当其冲的,便是“冤大头”格子。格子的船有一个非常符合他个人特色的名字——“巨型贩奴船”。于是我勉为其难地当了个真正意义上的船奴,看着格子船上几乎满配的装配,我啧啧了两声,看来真是个海盗狂魔。

夜澜是个小帮派,平日里大家都爱做日常,不怎么喜好打架,遵守着和平共处的原则,每天只要在帮派频道喊一句打海盗来人Q1(缺一个,广泛意义上的),yy语音的帮派大厅里便会热闹起来。三艘船组成的船队,更是家常便饭。

也因着这样别开生面的日常活动,我遇到了两个人。一个叫银尘,一个叫小糖鱼,他俩都是太白汪,来自汪星。一个话少又闷骚,一个活泼又跳脱。

平日里,大家都管银尘叫大白。大白是格子开服后没多久就认识了的朋友,格子的绑定水墨便是他俩之间的牵线搭桥人,后来水墨换服玩儿去了,大概在别的服玩得风生水起,都忘了还有一醉轩这么回事儿,而格子和大白相依为命,日常嘲讽帮主四五,互相戏弄,好玩极了。

而小糖鱼,是我在用自己的船跑商时遇到的,她的船居然比我的还要低配些,于是死皮赖脸地赖上了我的小破船,一起跑了两三次商,你来我往的,便成了熟人。而我对她的称呼,也从小糖鱼变成了小肥鱼。

格子打趣道:“肥鱼胖箫,绝配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130斤以上的胖子在嚷嚷,反正我听不见,略略略。

之所以说小肥鱼活泼跳脱,不单是因为她自来熟爱蹭船,也是因为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战分子,在码头休整的间隙,她从不放过任何比武切磋的机会,我们通常称之为“插旗”。

第一次,我毫不犹豫地点了拒绝。
第二次,拒绝。
第三次,拒绝。
第四次,.......
我不是个好战分子,我是个热爱和平的道姑,如果非要我拔刀相向,那一定是有谁激怒了我。

比如爱作死的肥鱼。
确认。
插旗倒计时开始在上空显示: 5,4,3...

我闭眼深吸一口气,抬起剑锋,开始预判。
这条肥鱼,如一道白虹般飞快地窜到了我身边,我抬手上善,格挡住她风驰电掣的一击,又还了她一记反击,将她推至远处,她又试图近身,被我用和光同尘后的影子和离渊纠缠住,我见势正好,便抓紧机会凑到近前放出归玄,无数剑影交错在她头顶,她的血条已经空了大半。

可她仍未选择退避,反而越发来劲了,直接无痕点穴将我禁锢在原地,一记漂亮的苍龙出水宛如行云流水,下一式便是天峰五云剑,五道白色幻影分散开来,又在下一瞬间直指我的躯体,穿膛而过。

我企图上善格挡瞬接微明生灭五连招式,却见她灵活利索地使出了燕回朝阳,解除了控制状态,跑图到回复部分剑意后,接着又是一套平A风雷一剑,我紧盯屏幕,以便时时防范,我俩的血条都被压到了底线,虽然是菜鸡互啄,但是敬重一下对手还是很重要的,我继续琢磨她的下一式是什么,一边耐心地同她周旋。决定输赢便在此刻!随着一道和光同尘接驱影无迹,小肥鱼在空中翻腾片刻,终于还是成了一条烤肥鱼,可以入口即食了。

“继续跑商吧,别闹。”我笑嘻嘻地执剑看着她,她的少女做出了一个趴在地上仰头大哭的动作,试图撒娇耍赖,我故作视而不见地上了船,她又立马跟上,这个机灵鬼可把我笑坏了肚子。

就这样,我愉快地度过了半个多月的暑假,一直风平浪静,直到临近七月末,魅惑又突然借着我的朋友联系到我,我警惕地分析着他的言论,试图弄清楚,这个听不进我好言相劝,莫名其妙开红杀死我两次,被我一一暗杀回敬的人,究竟想干什么。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