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19  冰释前嫌,既往不咎

“你找我有事? 如果还是为了喵喵那件事,免谈吧,我不想再和这些事情有任何牵扯。” 一进讨论组,我便开门见山道。

“我是真的有话想对你说,你能不能先听我说清楚?” 魅惑焦急地回复道,生怕我会马上退出讨论组。

“那件事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你那个时候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就来掺和,我脑子很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确实把气撒你头上了,我有问题,但是你那个时候语气也并不怎么好,让我怎么开口?”

“而且,先前我是开红了你两次,但是你暗杀了我三次,这样还不够吗?”

“所以我说了,你不用告诉我了,我不想也不愿意知道。” 话毕,我退出了讨论组。

这样无意义的谈话无疑是在耽搁我的时间,在我眼中,魅惑依然没有丝毫的悔过之心。

直到某个夜晚,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千丝万缕间,总有令我犹疑不已的谜题,而能解题的那个人,却恰巧是前两天找上我被我三言两语轰走的魅惑。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加了他的好友。

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申请已通过,现在可以开始谈话,请注意聊天安全,避免个人信息泄露。

“我想了想,总感觉有些事情比较奇怪,比如你和喵喵为什么会情缘,为什么听风千山会生气到那种地步非要和她断绝师徒关系...前两天直接拒绝和你谈话确实是我考虑欠妥,我想听你说说你之前没有说完的话,可以吗?” 我内心忐忑地扣字道。

“啊?” 魅惑一愣,像是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地发出一句简短的疑问句。

“噢噢,你等等,我待会儿和你说,我刚刚有事。”
“好。”

过了十几分钟,魅惑重又回复道:“这样吧,我从头到尾跟你说一遍,你就明白了,你只需要看就行了,我说完你就懂。”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喵喵情缘,就是你也知道,她这人比较缠人而且会撩汉吧。”

“嗯。”
“然后刚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情缘就情缘呗,反正我也不会被影响到什么。”

“结果后来我发现她这个人,不简单。”
“平时我一般有空就会接单子替人打段位,所以比较忙,我有时候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也关心不到,但是她经常会私下微信来找我说些有的没的,我比较反感这种叨叨,背后揭人短,我感觉不厚道,不是正常师父朋友该做的事。”

听见这话,我居然想冷笑两声,但还是忍住了,继续听魅惑说下去。

“就是听风千山那件事,是她后面一直在bb,我受不了她诋毁他俩了,所以我比较冲动就告诉他们了。”
“而且其实不单是这件事本身。”

后来听风告诉我,有一次,他和千山同喵喵一起打5v5战场,结果喵喵打完一把以后说有事要先下了,结果听风千山继续排战场的时候,匹配到的对面的人里,居然有喵喵。她和一个神威土豪站在一起,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后来我开着自己的号做日常,经常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因为你也知道,做日常的时候,有的日常在野区,做着做着就容易被敌对帮派的人开红。”
“但是我平时很少遇到这种人,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谁不想做完日常就走,何况一般人也打不过我(这个代练)。”

“但是有一次,我在野区,被神威大弟子和一个五毒一起开红杀死了。”
“我就感觉很奇怪,明明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却好像认识我一样地追着我砍。”
“我回去和他们继续互相伤害,结果又被他们杀了两次,我是真的生气了。”

“然后我去托我代练群里的朋友,帮忙查查这两个人的底细,但是没等我查完,喵喵自己就露出马脚来了。”
“你也知道,我平时有空了会上她号帮她打打段位,但是我上她号的时候,总有莫名其妙的人来找她聊天,而且言语很暧昧。”

“那天杀我的五毒就是其中之一。”
“我后来又查了查,发现那个神威也在她列表里。”

“我受不了了,就去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结果后来旁侧敲击别人,发现原来是她一直在背后诋毁我,说我坏话,对着五毒和神威大弟子说我如何对她不好,如何败坏她名声。”

“我那个时候对她可是客气得很,什么都没做。”
“被诬陷的人明明是我,可她却比我还委屈。”

“那天五毒和神威正巧看见我,又因为喵喵说的话看我不爽很久了,就起了开红的心思。”
“然后我突然就觉得,这个女的好恐怖,我想尽早摆脱她,但是很难,因为她太难缠了。”

“于是我和她维持着那种似情缘非情缘的关系,一边观察她。”
“突然发现她的备胎数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我当初从一开始就是绿的,说不定我也是个备胎。”

“也许她只是想找个免费代练,所以才和你情缘的吧?” 我笑着调侃道。
“是啊,谁知道呢,可能她看谁有钱就舔谁吧,我一个代练没什么钱,能看上我也多半就是为了免费代练。”

“这游戏里的女的都不是真心喜欢我,都只是为了找个免费代练,唉。” 魅惑开玩笑道。
“于是我和我现在的五毒号的号主小白商量了一下,打算在贴吧开帖子扒她。”

“结果还没开始扒呢,她自己先来搞事了。”
“她在各大代练群代打团散布关于我的谣言,说我是个骗子,到处借着代练的名头骗人,搞得我的号被一堆人拉黑举报了。”

“我当然也不能客气啊,毕竟这事还传到我在的代练群了。很多朋友来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一个一个解释过去真的很烦,所以等你来问我的时候,我已经没心情讲了。”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我现在还在和小白想办法,反正知道的人也就明白了,不知道的随他们去了,但是喵喵这个人我肯定是要把她杀到退服的,这种女的,真的太tm恐怖了。”

“你也是辛苦了。” 我没心没肺地加了两个哈哈在这句话的末尾,想了想,当初没能吃到瓜还挨了骂的自己也是有点悲催。

后来,喵喵的事彻底败露,她无颜继续待在王者无双,回了夜澜。是的,她来自一醉轩,从寒江城辗转至夜澜,后来因为和魅惑情缘,厚着脸皮舔到了王者无双。我深深地为这个年近三十,相貌普通的女人所折服。她纵然声音甜美,一举一动却惹人生厌,她像一条斑斓的毒舌,吐着贪婪的蛇信子,招摇撞骗,企图布一张大网,把那些被哄骗入怀的男人一一打捞,消磨殆尽。

再后来,大白告诉我,其实喵喵最早和他相识,曾经缠着他非要和他情缘,多半是看上了他的钱,直到现在都还企图和他联系,我哭笑不得。

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是云波诡谲的暗影。
喵喵如幽灵般挥之不去。
她偷偷地改了YY马甲,跑到王者无双的小房间偷听消息,又贪得无厌地撩起了同联盟友帮的一个神威。而这个神威正中下怀,仿佛吃了迷药,一颗心完全为她沉沦。
无论是520的红包,还是新出的时装,统统为她而发,为她而买。他们在亲友群里像天作之合一样地大肆秀着恩爱,而这个呆愣的神威殊不知自己的头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

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我知道,我无能为力。
喵喵只是一个过客,其他的,就让魅惑自己去解决吧,也许说出来,终究只能成为一种解压途径。

“对了。”那天魅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谈话结束前补充道:“听风现在暑假在家里很无聊,每天和老年人似的养老,你有空去游戏里看看他吧。”
“嗯,知道了,容我再想想。” 我客气地回绝了他,但心里却像种着一颗逆光生长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将我捆绑在无形的沙漠之中,水深火热,万劫不复。

我明明知道,我和听风是两类人,却还是为此沉沦不已。这世上,本就没有谁比谁傻的说法,只不过,多情者,必自毙。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