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

洗心问剑

【树洞】天涯


chapter 21  两个世界

听风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副本战场,就是论剑,但是近来他的手气不佳,总是匹配到代练,然后喜闻乐见地被打得落花流水,鼻青脸肿。好不容易上了白虹,当了大佬,却也卡在了白虹。
(白虹是论剑段位中的较高段)

平日里,他早已习惯了和魅惑互相攀比段位,一旦对方稍有长进,他们中的另一个便会穷追不舍,奋起直追。甚至为此而通宵打段位成了家常便饭,哪怕被代练锤得头破血流,也要怒争一口气以示威风。
这pvp玩家间的其乐无穷我实在是看不懂猜不透,于是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开我的副本,打我的输出,躺我的地板,roll我的金装和石头。快乐核武,是真的快乐!

待我从副本里出来,习惯性打开好友列表一看,蓦然发现听风把签名改成了带着撒娇意味的言语——“找一个能教我pvp的女师父,嘤嘤嘤QAQ!”

我顿时纳闷了起来,觉得哪里不对劲,怪怪的。而怪,就恰恰怪在这个“女”字上。天刀妹子千千万,道姑却奇少无比,而手法好不手残的道姑更是少之又少,他话说至此,除了想撩妹以外,别无解释。这个签名,嘤给谁看都行,但绝不是嘤给我看的,因为,我是个手残核武。这是他当初亲口说的,我也承认了的。

“听说你,想找个女师父教你pvp?” 我泛着一肚子的酸水打开了聊天面板,毫不犹豫地发出了一串未经大脑思考便能驾轻就熟脱口而出的质疑。

“是啊,论剑太难了,被天香打到怀疑人生,想找个天香师父教我真武怎么打天香,嘤嘤嘤。”
感情还得是不手残的女天香。

“找个抠脚香教你不是挺好的嘛?”
“我不,我就要女师父QAQ”

“哦,那你找去吧,没人拦你,呵呵。”
话毕,我关了聊天窗口,内心郁结不已地跑去襄州看云海去了。

那时襄州正值傍晚,夕阳照拂着如棉絮般轻柔的云海,金灿灿的一片,恍如登录界面时吸引我选择了真武的那一幕。

可是,玩真武,真的是对的选择吗?
为什么当初我没有玩天香呢。
天香副本学会奶人和躲AOE就行了,对我而言再轻松不过。不用因为团灭而挨骂,不用因为输出垫底而遭罪,不用再被人误认成抠脚,不用再因pvp打架输了而被人冷嘲热讽,不用......
我沉浸在这样的幻想里,久久不能平静。

我总是在一错再错,天刀里的朋友也只有零星一二,真正谈得上心里话的,也只有格子和大白。而现在的我却像是被人捆绑住了手脚般,挣扎着想要自由,却无从下手。

我问格子,回去找听风真的是对的吗?
他却告诉我,当初他便从来没有看好过我回去找听风。他一直劝我早点断了和听风的联系,是我总是清醒过来,却又倏地回到梦里。

仅仅因为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和那凭着一丝好感而藕断丝连地维系着的表面师徒关系。

其实我内心深知,对游戏本身而言,玩什么职业都是次要的,而最重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热爱,也唯有如此,才能继续坚持下去,年复一年地钻研着技能,提升着功力,乐此不疲。

但游戏里的人,却又时时互相影响,有时,因为一句抱怨,一声牢骚,甚至喷脏,就可以让人产生自己不适合玩现下这个职业的错觉。不知为何,人人都在抱怨自己的职业弱势,想换号卖号重新开始,却又不约而同地吹嘘着自己的门派,仿佛一场热闹的马戏,在烟花声中渐渐走向高潮,而高潮末尾,是一哄而散的人群。他们欢呼,大叫,只为片刻的尽兴,从未考虑或是纠结前因后果,仅此而已。

那么,对于听风而言,我也是一场烟花而已吧。
开始时很绚烂,结尾却是几点寥落的星火。
我对他而言,或多或少地,只是个过客。
他喜欢游戏本身,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有些喜欢上了他这个只爱游戏的人。

悲哀莫过于此。

“我把签名改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右上角的金色弹窗提示是何时开始闪烁的,我慢慢地把鼠标移到右上角,点开弹窗,便瞧见了这样一句话。

“嗯,知道了。” 我并没有或多或少的惊喜或是讶异,因为他本如此,只不过是在同情我的幼稚,把我当做孩子般地哄慰,继而继续他的逍遥自在罢了。他是放飞的风筝,没了线的牵绊,想去哪里,便只要和风打个招呼,听风吹雨落,来去自如,无牵无伴。

而我,却是需要牵绊的人。
倘若如此,那么从一开始,我们就在两个世界。明已洞悉结局,却仍要行将走下去。
这是我的执念,还是我命定的劫数?
答曰: 无从知晓。

TBC

评论

© Verita | Powered by LOFTER